鬼上身

我的初恋就是我的老婆,所以从来未试过跟老婆以外的人发生性行为。 由拍拖到婚后,我都是一个循规蹈矩的男人, 莫说出轨连色情按摩也未试过。 我太太叫颖宜,样子甜美,但身材不算很好, 罩杯更只有A。 她的性慾比我旺盛,通常都是她主动,而每次看到她的淫相, 我都很乐意满足她。 每次做完爱后,我俩都是赤条条的睡在床上, 直到天亮。 有一天,她的身体开始有不舒服,起初以为只是小病, 但一直都不能根治。 过了半年,她的状况逐渐变差。 经过几番转折后,她被送到了政府的医院,她一进去后, 便没有出院了。 她一直很想回家休养,但医生拒绝了,结果她上星期在病床上离开了...... 这段时间我只想静静的替她办好身后事, 其他都没有心情去理。 不过一个人的能力有限,她的妹妹颖贞不忍看到我这麽辛苦, 硬要帮我分担一下。 「姐夫,你先休息一下吧~还有时间的, 不要捱坏身子。 」 『我怕会有遗漏,早点做了我会安心些。 』 「好吧~那我有什麽可以帮你」颖贞的性格就是这样, 无论如何都要找些事情做。 『在睡房的小柜子里有些相簿,你替我找一张拍得你姐姐漂亮一点的照片吧~』 她一进去睡房, 我便听一些阴沉的声音: 「老公~~老公~~~」 由于两姐妹的声音有点像 我听到只认为颖贞在玩。 『我心情不好!不要令我发脾气!』我边说边走入房。 我看着“她”站着不动,只是深情的望着我。 我还未开口駡她,她便搂着我,感觉像是很久没见的样子。 「老公~~我回来了~~~」我仔细一听, 真的是颖宜的声音! 『真的是你吗』我俩的泪水都完全控制不了。 她不停的跟我接吻,但在我眼前的始终是她妹妹的身体, 我制止了她。 『不要这样!这是你妹妹的身体,我接受不了。 』 「但我好想你~我想跟你做爱~~」妹妹的朱唇再次吻着我, 手亦在我裤裆上搓弄。 我也失去了理性,开始摸着她的乳房。 颖贞的身材比姐姐好太多了,我第一次摸到这麽大的乳房, 使我的鸡巴比平时更硬。 「老公~~好大支~~~好像比以前更大支~~~」她脱了我的裤子, 已经急不及待地吸吮着。 我也脱去了她的上衣,单是看着两个大奶已令我透不过气, 竟然不到三分钟我便全射了在她口里。 『老婆~~不如先去浴室清洗一下,然后再做吧~』但她看着门外, 神情有点惊慌。 「不行!我不能出去!一出去就要离开这个身体!」 我唯有自己进浴室清洗一下鸡巴上的馀精, 另外弄一条湿毛巾给她。 当我回房间时, 她已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: 「老公~~~快点再来~~~」 我继续把玩那对大大的乳房, 再咬她硬硬的乳头。 「老公~~好舒服~~~」手指在她湿滑的小穴上弄了几下, 便插进去她紧紧的阴道里。 「噢~~~她的身体~~~比我更敏感~~~~」 我也想看看她的身体有什麽不一样, 便转个身用舌头嚐嚐她的阴液。 她也拿着我的鸡巴,继续吸吮着。 她熟练的伸手到小柜拿了避孕套, 用咀帮我套上了: 「老公~~~」 我打开她双腿, 看着这个鲜嫰的小穴一下便插了进去。 「噢~噢~~好厉害~~~老公好厉害~~~」 我双手抓着大奶, 下身不停地进出年轻的身体就是不一样!我们重温了很多很多体位, 她多次的高潮我也多次的射精,直到用完最后一个避孕套。 跟往常一样,我们赤条条的睡在床上。 天亮后,我睡眼惺忪的半开着眼,发现颖贞已不在身边。 我穿回衣服后四处看看,也不见她的踪影。 心想究竟她知不知昨晚姐姐借用了她的身体 就这样过了三天, 颖贞没再来我家也没有跟我联络。 我亦继续专心办理颖宜的身后事,所以没主动找她。 到了晚上八时,竟然有人按我家的门铃我还以为是颖贞, 但打开门一看原来是颖宜的好友玛姬。 「对不起...这几天出差,现在才有时间来看你。 」 看她还拿着行李箱,应该是从机场赶过来。 她一进屋见到颖宜的照片,眼泪已源源不绝地流下来。 当我进去厨房倒茶给玛姬时,手提忽然响起了。 一般情况下我都是放在客厅的,所以叫她替我看一下是谁打来, 但声音不像是由客厅发出她便依着声音走到了睡房。 (我何时放在睡房的) 当我发觉有点不对劲时, 便立即走到睡房确认而我已经看着玛姬在房内脱衣服。 平时看她像是一个女强人,没想过原来她的身材这麽美。 长长的腿配上黑色蕾丝内衣,每一寸肌肤都很均匀。 我还未确认是否老婆上了身,便帮她解开了胸罩, 双手抓着乳房及吻着她的咀。 「老公......」从她的声音肯定已经上了身。 「我想这是最后一次见你了......」 『你要走了吗』 「我......占据了她们的身体......地府知道了......不让我在阳间停留......」 『那你会去哪里』 「我也不知道......」听她这样说, 我也不知可以说什麽。 「老公~跟我再做一次吧~」我也没有推却的理由。 看着这副完美的身驱,我轻轻的抚摸着乳房, 她亦以轻轻的呻吟声来回应我。 我吻遍了她全身上下,当我停留在小穴前,她用双手拨开了阴唇, 令我看得更清楚。 舌头及手指双管齐下,她兴奋得大力抓着乳房, 另一只手在小柜里找避孕套但上次用完后我都没有买回来。 「老公...没避孕套了.....怎麽办」一直以来她都十分执着要用。 『那我买些回来吧~』但她不让我起来。 「不要!我怕你未回来我已经走了!」 『那......』 「直接进去吧~」 我先用龟头在小穴上摩擦, 一来让她分泌多一点二来可令我的鸡巴更硬。 当鸡巴塞进去时,发现一种从未试过的感觉。 暖暖的阴道包含着整支鸡巴,而里面肌肉的收缩也能清楚感觉到, 她也似乎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。 「老公~~~不一样~~~~~超爽~~~」 不用转体位, 她已被插得连翻高潮。 直到其中一次,她双手抓着我的手臂,除了喘气声, 便没有其他声音。 「呀~~~~~~」一声长长的呻吟声后, 她便静止了。 我停下了动作望着她,她惊讶地望一望我, 再望着被我鸡巴插入的下体。 犹豫了一阵子后: 「不......不要停......」但这不是老婆的声音, 而是玛姬的声音。 我慢慢的抽插,让她“从新”感受一下。 边吻着她边加速, 她也显得更兴奋: 「唔~~唔~~~很舒服~~~」 我抱起她让她做主动, 她亦挺起腰让鸡巴插得更深。 「噢~~噢~~~不得了~~~顶到了~~~~」 我们十指紧扣, 她的动作变得更激烈。 经过了十多分钟的抽插,她终于累到俯在我身上。 「我们这样...可以吗」 『如果我说这个是颖宜的心愿, 你会相信吗』 她「唔」了一声便吻着我的咀。 『还要吗』她点点头,我便继续享受这次无套的做爱。 由于是第一次没戴套,未能掌握时间,射了一点点在里面。 自此之后,老婆没再出现了。 玛姬亦变成了我的女友,但始终老婆离世不久, 我们的关系还未公开。 而且从那晚开始,我没再买过避孕套了。 另一方面,颖贞偶尔也会来我家过夜(当然不能让玛姬知道)。 题外话: 有人说如果鬼魂能给你下期的彩票号码, 不是更好吗其实我也有提出过不过......老婆说, 其实鬼...是没有预知能力的......。

上一篇:电车痴汉-休闲活动 下一篇:和女友的3个同事